新冠疫情因为某些原因放开了,伴随着整个成都的沦陷,我算是比较早一批感染到新冠病毒的。因此我一直很想记录一下病毒感染到康复的日常,于是写下了这篇文章。


Day 0

准备出逃的日子,其实当时政策没出多久,学校政策正好是在放开之前的,所以我们的策略就是快润。因为在家里出事药物和其他东西都是充足的,你也不会被拉去方舱,但是为了等几个学弟学妹考四级,拖的有点久。最后政策放开后学校很快沦陷了,所以在回家之前已经知道隔壁座位的师兄阳了。对了,核酸后第二天没结果就是阳了。

我觉得我不可能幸免,于是提前准备了退烧药,准备开始记录我的疫情生活。

Day 1

当天我的喉咙就不是很舒服了,但是是那种咳嗽痒痒的感觉。当晚是在跟同学连麦打文明来着,原本是要打完顺便看世界杯半决赛的,最后直接放弃,头痛的有点严重。晚上打完游戏睡觉前量了体温,37.5 属于低烧了,由于头痛的很难受我就吃了一包头疼粉。半夜起来看了一眼阿根廷 3:0。

day1-sleep

Day2

第二天起来后测了一下体温发现是 38.8,于是乎吃了一颗退烧药,我吃的是百服宁。第二天的感受就是喉咙痛啦,但是这种喉咙痛是吞咽的时候有痛感,但是并没有很痛,跟后面有很大区别。此时身体有点酸痛,脑袋昏沉但不痛了。退烧药后半小时温度下降到了 38.2 到中午我甚至下楼吃饭了,温度是 37.2。但是建议退烧药吃完后的降温不代表康复,最好不要太浪。所以下午三点我的体温又上去了 38.0,睡醒五点体温来到 38.8,又吃了退烧药。

第二天晚上是我最难受的时刻,我睡前温度在 38.6 纠结下为了晚上睡得舒服吃了一颗退烧药,这也是我最后一颗退烧药了。当天因为广东降温了,加上畏冷我就开了一下空调制热。但是半夜很难受,我醒来上厕所的时候是我这几天最难受的一段时间。我躺在床上,想起床小便,但是浑身好像没有劲,周围因为空调热乎乎的,但是不是温暖的感觉反而是身体很热散不出去的感觉。最后太急了还是起床并且关了空调,这段起夜时间脑子很空,有想要呕吐的冲动,甚至胡思乱想想到一些无关的事情,例如美国的民主制度???

Day3

第三天起床温度应该是 38.6,事实上深夜的体温应该是上去了,然后早上开始退烧了。此时喉咙疼痛感达到巅峰了,吞口水都需要三思,做艰难的抉择最后一库走一咬牙。然后我下楼吃早餐,吃的是肠粉,但是我吃不下,因为感觉好难吃啊。我们这边肠粉一般是咸的酱汁,然后我感觉这家肠粉全是甜的酱油,吐槽了一波。然后我吃了一下肠粉上的菜脯,没有味道,所以我知道我的味觉消失了。

所以这是我食欲最差的一天,因为吞咽的痛感和味觉消失的双重打击,吃不出咸味所以你能尝出其中的苦味,真的是吃啥都不想吃了。

当天下午温度已经来到 37.0 了,因为一整天没有吃退烧药所以是自然退烧。我吃了一盒酸奶发现酸味是在的。

Day4

第四天就是转折点了,此时体温已经开始正常了,但是喉咙的疼痛感还是持续着。味觉恢复了,感觉有点偏差但是咸味的感知是正常的了。这一天没什么记录了,逐渐开始咳嗽了。

Day5

喉咙的疼痛逐渐消失了,后续就是咳嗽和鼻塞了。正好赶上世界杯季军赛了,其实可以熬夜就是一个康复的信号了,发烧那两天真的是晚上十点倒头就睡,一睡十二小时。后续就是咳嗽了,我的咳嗽症状持续比较久,直到第十天还是有些许咳嗽症状。后续就没有记录了,只知道这几天一直很困,不知道嗜睡的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写在最后

总结一下,我个人对新冠的感觉就是确实是个重感冒,喉咙难受比较严重一点。但是研究一直是把新冠和流感对比的,事实上很多人会把感冒与流感混为一谈,但流感是比普通感冒严重的。

我居家的期间全家人都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,所以我妈和我妹都是感染了的,但是她们的症状都比我轻,我妹只发烧了一晚,我妈是低烧了一两天,但是全身酸痛比我严重。所以病毒在每个人身上的轻重程度各不相同。

那接下来就是一点自己的看法了,首先关于是否放开的问题我在21年初就坚定放开的想法了,因为封控导致的必然是与全球经济断轨,而清零只能全球清零,否则对于传染病而言局部清零是没有用的,所以从长远看来只能放开。清零事实上应该是为了放开做准备的,但显然……

其次病毒不可怕,人心不可测。对于致死率低的病毒,居然有人闻风丧胆,为了躲避感染逃离家人,我无法想象这些人在真正的生死面前真的会患难与共吗。以及恶意屯药的现象,真的是让人见到了世间百态,宁愿过期也不愿意买少一点。

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够度过这段时间,一些个人建议:

  • 退烧药最好在体温到 38.5 左右服用,记得吃东西垫肚子再吃药
  • 中药不要胡乱服用,连花清瘟不要吃
  • 平时不开空调的话空调最好不要开,需要请把温度调低,温度太高确实很难受
  • 润喉糖可以多买一点,退烧药用量很少,像我只吃了三片
  • 请把药物留给需要的人,不要恶意屯药